【最新章节 订地方报纸的女人】台报:盟邦不听话 美国不敢再搞垮对方元首


发布时间:2020-09-30 17:45:52 阅读量:67591 作者:金锋

美苏对抗的冷战时代,美国帝国霸权动辄发动政变以制裁不听指挥的盟邦元首,结果使受害国陷入战乱深渊(如越南),祸首美国亦难逃厄运(5万8千美军死于越南)最新章节 订地方报纸的女人。21世纪的混沌时代,穆斯林崛起,美国帝国霸权只能出钱出力加卖命,但不敢再到处发动政变搞垮盟邦元首了!(林博文)

美苏对抗的冷战时代,美国帝国霸权对付拿美国钱而又不听话的盟邦元首,唯一的办法就是由中情局发动政变,把他们赶下台。但21世纪的混沌时代,美国帝国霸权只能出钱出力加卖命,但不敢再到处发动政变搞垮盟邦元首了。

文章摘编如下:

冷战时代,著作等身的美国史家罗伯特.戴立克(Robert Dallek)为纪念肯尼迪遇刺50周年,出了一本有关肯尼迪白宫内部运作的书:《康美乐的宫廷》(Camelot’s Court)。肯尼迪死后,他的妻子杰奎琳利用各种方式美化她丈夫的3年执政,她对名记者白修德(Teddy White)说,过去3年的时光就好像英国中古时代圆桌武士时期的康美乐。因此,日后的媒体和部分史家就常用“康美乐”这个美丽的字眼来形容肯尼迪3年短暂的快乐时光。

戴立克在这本新书里谈到肯尼迪政府中的一批人痛恨不听话的南越总统吴廷琰,责怪他把南越局势弄得难以收拾,大力主张把他除掉,这批人包括远东事务助卿哈里曼、国务院情报及研究局长希斯曼、驻越大使洛奇。他们认为换个人当总统,会使南越局势好转,肯尼迪一直犹豫不决,他的越南事务顾问佛列斯特先斩后奏,干脆自己先发电报给洛奇大使,下令中情局伙同南越军方发动政变。没想到兵变失控,吴廷琰和吴廷瑈兄弟惨死,白宫国安助理麦克乔治。彭岱把吴氏兄弟遇难的消息告诉肯尼迪,肯尼迪脸色大变,手还发抖。过了3个礼拜,肯尼迪自己亦被刺客杀死了!

把石油国有化的伊朗总理莫沙德、危地马拉的左翼总理艾班兹等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不听美国话的下场就是被中情局干掉。伊朗和危地马拉政变都发生在艾森豪威尔时代,当时的国务卿约翰.福斯特.杜勒斯和中情局长艾伦.杜勒斯两兄弟,扮演了美国帝国霸权的两个打手。

到了21世纪,拿美国钱又不听美国话的盟邦元首,大有人在,顽强不屈的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和伊拉克总理马立克,就是两个最著名的例子。山姆大叔为阿富汗和伊拉克耗费了上兆美元,至少有5000美军战死,并成了美国有史以来参战最久、战果如“零”的海外征战。到今天,阿、伊两国崩溃在即,伊拉克在美国撤退两年后即爆发内战,两大城市已被逊尼民兵和基地(盖达)组织占领。

伊拉克的乱局,在很大程度上要怪罪什叶派的总理马立克对少数教派逊尼采取敌视态度、大抓异己最新章节 订地方报纸的女人。欧巴马政府不敢对马立克讲重话,亦不敢劝他不要欺凌逊尼,而造成伊拉克情势急遽逆转。美国只会提供武器,不愿再派兵出征沙漠。马立克拿美国武器、不听美国话,华府莫可奈何,更遑论搞政变,那只会使局面更坏。马立克知道华府对他毫无办法,他又何必拉拢逊尼,何况伊朗也是他的朋友。

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比马立克更加难缠、更加头疼最新章节 订地方报纸的女人。卡尔扎伊一直和欧巴马唱反调、不签撤军条约、片面释放囚犯;美国说东,他就讲西,完全吃定山姆大叔。但中情局不敢对他动手。

然而,默克尔恰恰和这种趋势完全无关。她出生于汉堡,成长于东德,大学在莱比锡念物理,后来取得量子化学博士学位。在西德统一后,她在1991年被德国前总理科尔延揽,参加政府,意外成为部长,走上了政治路。

美国 盟邦 时代

上一篇: 日本新华侨报:麻生内阁“蜜月期”缘何如此短促

下一篇: 港媒:菲律宾妄图强占仁爱礁 南海局势更加复杂化

网友评论:

来自黄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30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回复


来自惠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30

你瘦,美,有钱,脑子也好,有独立的人格和照顾自己的能力。你不会败给这个社会,所以也请一定不要败给自我否定。回复


来自韶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30

隔着一朵花的光阴,凝望在一抹桃红中,轻飘曼舞,低眉心扉访一季春暖花开。蝶飞曼舞,低眉浅笑,赴一场桃花盛宴,予我一世情缘。听那雨纷纷在枝头摇拽,惊醒了熟睡中的花儿,是谁在那里轻语浅吟,在我梦萦千回的心底深处栖息,只是为了在履行,泽一城终老,白首不相离的传奇。回复


来自灯塔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30

忘掉岁月,忘掉痛苦,忘掉你的坏,我们永不永不说再见。回复


来自石首大冶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30

对他人的私事不关心,不介入,允许他人的道德观、生活方式和自己不同,这将消除世上90%以上的烦恼。回复


来自鹤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9

今晚天上有半轮的下弦月; 我想携着她的手, 往明月多处走—— 一样是清光,我想,圆满或残缺。 庭前有一树开剩的玉兰花; 她有的是爱花癖, 我忍看它的怜惜—— 一样是芬芳,她说,满花与残花。 浓荫里有一只过时的夜莺; 她受了秋凉, 不如从前浏亮—— 快死了,她说,但我不悔我的痴情! 但这莺,这一树残花,这半轮月—— 我独自沉吟, 对着我的身影—— 她在哪里呀,为什么伤悲,调谢,残缺?回复


来自林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9

清醒了岂能再昏睡,觉知了岂能再愚昧,当华美的叶片落尽时,生命的脉络便曆曆可见。回复


来自调兵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9

转危为安往往需要高超的心智,也需要好的心态。多思索少激动,多仁爱少仇恨,人生才变得更加美丽。回复


来自赤水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8

别在意别人对你的诋毁。诋毁,本来就是仰望。回复


来自偃师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9-28

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