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不当的报纸】新华侨报:日本铁路赔偿官司小事透露大问题


发布时间:2020-10-20 05:23:48 阅读量:719 作者:书孝

3月2日,日本各大媒体头版头条都报道了最高法院的判决语言不当的报纸。很多时候,社会进步就是通过这种“小人物”事件推动的,“小事”往往能反映出日本的很多大问题。

3月1日,日本最高法院做出了一项史无前例的判决。该判决驳回了日本铁路(JR)东海公司要求“被撞死痴呆症患者家属”赔偿720万日元的要求。面对“企业巨头”,这场官司从2007年打到2016年,死者家属终于等来了“迟到的正义”。很多时候,社会进步就是通过这种“小人物”事件推动的,“小事”往往能反映出日本的很多大问题。

文章摘编如下:

2007年12月9日,爱知县大府市一名91岁老年痴呆症患者在85岁妻子不留神之际,打开门锁,来到了家附近的“共和车站”语言不当的报纸。由于没有工作人员阻止这位恍恍惚惚的老人,不幸就这样发生了,老人被急行列车碾压致死。

随后,JR东海公司以该老人的死亡给公司带来严重损害为由,向法院提告。2013年8月,名古屋地方法院以“老人妻子存在过失,老人长子负有监督义务”为由,判决两人向JR东海公司赔偿720万日元。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中还要给对方赔偿,母子不服,起诉到名古屋高等法院。

2014年4月,名古屋高等法院做出判决称,虽然老人长子没有监督义务,但老人妻子有。于是,法院要求老人妻子单独赔偿360万日元。一位靠养老金过活的9旬老人还要背负如此高额债务,律师们都看不下去了,在他们的支持下,老人上诉到最高法院。最后,最高法院5位法官一致认为,死者的妻子和长子都没有责任,不用进行任何赔偿,驳回了JR东海公司的请求。

首先,日本铁路公司“霸王条款”的滥用。据日本国土交通省统计,2012年日本跳轨自杀者共有2231人,平均每天都有至少6个人走上绝路。为了防止跳轨自杀,日本铁路公司制定了高额赔偿条款。条款中不仅含有“设备损害费”、“人事费”,竟然还有分流的“代替运送费”。据悉,每次赔款都在500万日元以上,而赔款者自然是死者家属。付不起钱的家属,有时候还会被铁道公司告上法庭。

此次事件就是铁路公司按照“霸王条款”进行的请求。不同的是死者并不是自杀者,而是一名老年痴呆症患者。即使造成了损失,最多属于意外事件。最高法院的改判,有可能改善局面。

其次,日本地方法院法官业务水平有待提高。从“一审”、“二审”到最终判决。法院每升一个等级就有一次改判。地方法院和最高法院的判决截然相反,也说明日本地方法院法官业务水平相对较低。类似事件还发生在1月的福冈。

1月12日,日本福冈高等法院撤销了鹿儿岛地方法院于2012年做出的 “17岁少女强奸案”嫌疑人有期徒刑4年的判决。地方法院法官仅仅听取了检方一方的指控,就把一个无辜青年判定为“强奸犯”,让其锒铛入狱。近年来,一向以“法治国家”自称的日本,冤假错案频出,很大原因在于地方法官业务的水平低下。

幸运的是死者家人终于看到了正义的到来。死者长子说:“这是令人温暖的判决,相信父亲在天有灵也会感到高兴。”但是,迟来的正义也非正义,不能等到知道错了再去改,毕竟公正有时候是等不到的。

此次事件还给日本社会提出了个新问题,痴呆症患者的法律保护问题。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显示,2012年日本有462万痴呆症患者,而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突破700万大关。面对如此庞大的人群,日本法律又将何去何从?(蒋丰)

陈设简单但制作考究。他的生活水平当在中产以上。国内的翻译家说他终生清苦,但属道听途说之言。五十岁时,他的小说《罪与罚》在世界上为他获得声誉,他嬉游在俄罗斯上层社会的圈子里。故居纪念馆展览厅有一台可触摸的电子讲解器,上面分时间段介绍米哈伊洛维奇的生平,其中,有专门的板块,介绍他交游的圈子。他的朋友中,有文艺界的执牛耳者,有富商巨贾。

伦敦奥运会男子体操金牌获得者内村航平曾对记者表示,自己的偶像是《奥运高手》的男主角藤卷骏;自1990年开始连载的《灌篮高手》在日本掀起了篮球热;至于《足球小将》,不但中田英寿、本田圭佑,西班牙球星托雷斯、阿根廷球星阿圭罗等人也因之结缘足球语言不当的报纸。由此不妨追问:日本漫画是怎样促使体育深入人心的?

国务院的项目体现了我们高度重视通过语言学习和交流,加强双边关系──并提高美国和美国人民在21世纪相互联系的世界中兴旺发达的能力。我们认识到,完全依靠外交官处理外交关系的日子早已过去。虽然政府可以发挥倡导、召集甚至引导的作用,但是我们无法克竟全功。

该旅行社负责人对此做出解释,由于拿到了10月4日赴普吉岛的特价航空机票,才发了这么便宜的旅行团。

但是为什么中国孩子都在学钢琴呢。谁都没有一个准确答案。我唯一知道的是这些学琴的孩子中最终能够喜欢音乐的比例很低。很大一个比例都是被父母逼着练琴的。只要没有逼着,一辈子都不愿意摸那个琴键,更谈不上对音乐喜好和追求了。在很多孩子看起来,钢琴不是作为乐器被发明的,而是作为刑具被使用的。如果坐在琴凳上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混完时间交差,那就根本谈上不去享受音乐带来的快乐了。如果学习音乐不是因为音乐会带来快乐,那么何苦浪费大好时光和金钱呢?我也有个女儿,今年已经四岁了。作为父亲,我还没有任何计划让她参加学习班学琴。根据我的观察,她的乐感发育还挺落后的。她现在基本的音准在刚刚有些掌握,节奏感还基本没有。这个阶段去学琴就是浪费时间,而且很大可能会产生对音乐的厌恶情绪,弄不好会让她终生失去和音乐交融的机会。至于何时给她进行音乐启蒙,我看还需时日。我确实十分希望她能从我这里继承一些音乐细胞,和我有一些共同的兴趣爱好,但是我不愿意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孩子身上,让他幼小的心灵承受巨大压力。我们带着孩子从万里之遥的国家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给孩子们一个轻松快乐的成长环境,那么我们到了这里,为什么还要把大人的压力加在孩子身上呢?看着很多朋友家的小孩子天天抹着眼泪去练琴,我的心底,留下了一声叹息……(摘自加拿大《星星生活》 作者:Kevin G. Zhang)

日本 铁路 官司

上一篇: 中国时报:不景气年代 每个人进行"内在革命"

下一篇: 外报:西太平洋地缘空间变革 东亚模式再换档

网友评论:

来自湖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不必仰望别人,自己也是风景。回复


来自高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择其所爱,爱其所择,前四个字是前半生,后四个字,便是余下的岁月了。回复


来自梅河口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生活的乐趣不是生活本身的,而是我们对升入一种更高的生活的恐惧;生活的折磨也不是生活本身的,而是我们因那种恐惧而进行的自我折磨。回复


来自沧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幸福喜欢捉迷藏。我们年轻时,它躲藏在未来,引诱我们前去寻找它。曾几何时,我们发现自己已经把它错过,于是回过头来,又在记忆中寻找它。回复


来自石狮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20

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回复


来自阜新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我独自的,独自的沈思这世界古怪:是谁吹弄著那不调谐的人道的音籁?回复


来自荆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你对自己的方式,就是别人看待你的方式。对自己好一点,别给自己设置太多假想敌。回复


来自万源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9

有时候,坚持了你最不想干的事情之后,会得到你最想要的东西。回复


来自绵竹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8

女人没魅力才觉得男人花心,男人没实力才觉得女人现实。回复


来自大石桥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10-18

我是极空洞的一个穷人,我也是一个极充实的富人——我有的只是爱。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