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报纸真难订】中华日报:扁一脚踢翻十八人供词有如赌徒


发布时间:2021-01-19 22:00:37 阅读量:7050 作者:敬轩

此说一出,法界莫不震惊,因为,依照台湾现行“刑事讼诉法”规定,检察官侦讯时只要有被告律师在场,以保护被告权益即可;其他当事人,包括同案被告、关系人、证人律师,并无亦须同时在场的规定今年的报纸真难订。

陈水扁出庭一脚踢翻十八人供词的手段,既未见于法条明订,这就是在“造法”,他是何许人?有这等权力?扁推翻所有当事人的供诉,症结在这些人供出他涉犯罪事证,更有人要求和扁、珍公开在法庭对质。他自知难逃法网,有如赌徒输钱掀桌,指称赌博规则对他不公,要照他的方法重新再赌。如是行径,和下三烂没两样了。

社论摘录如下:

陈水扁连日出庭应讯,因曾“禁食”,神情难免有些憔悴,但不改词锋如刃、爆料狠批本色,其于欲回避处,声若蚊蚋,气若游丝;其于欲攻击时,声如洪钟,慷慨激昂。依照他的说法,凡不挺他的人,不分蓝绿,包括马英九、李登辉、蔡英文、特侦组检察官乃至审判长,“都连手要把我关到死”。

不愧律师出身,陈水扁在自我抗辩过程中,左右开弓,批司法扯政治,最令人讶异的,莫过于昨天出庭时,其律师团准备了多达一百四十六页的资料,对特侦组侦讯而列为被告或证人的十八人(包括他自己)所做的十七项供诉,全部推翻,指为不具证据力,企图撇掉所有不利他的证词。

陈水扁的论点是:检察官侦讯被告(或证人)时,固然有律师在场,但没有扁或其代表在场对质或诘问,因此认为检方与被告(或证人)有串证的可能。至于他自己接受检察官侦讯的部分笔录,其推翻理由是“笔录内容不能成为证据”。

依陈水扁逻辑,余政宪、蔡铭哲、辜仲谅、马永成、林德训、陈镇慧、李界木等人,不论侦讯时说了什么,一律无效,甚至连妻子吴淑珍、儿子陈致中、儿媳黄睿靓供词,都没有证据力今年的报纸真难订。陈水扁否定了这些人的供词,等于否定了特侦组侦讯效力,一切要依照他设定的方式,凡有侦讯须有扁方代表在场。

众所周知,检察官侦讯时不得公开,也常采“秘密侦讯”,这是“突破心防”惯有的方式。被侦讯者固然有可能说谎,为求证其真实性,检察官必须搜证调查,必要时会让被告对质。但在侦讯过程中,如公开到同案被告律师都必须在场,在“罪刑法定主义”下,检察官怎能掌握犯罪嫌疑人涉犯证据?

若以扁的论点反诘扁,那么,检察官侦讯(或就讯)扁案时,应就吴淑珍、陈致中在侦讯时提到的人,都要其本人或代表在场。如侦讯南港展览馆案,余政宪、蔡铭哲、郭诠庆应在场;侦讯洗钱案,被扁、珍指有“政治献金”的企业家,也全应到场,否则,检察官和扁家人不也可能“串证”?

被告的供词、证人的证词是否真确,检察官自会调查。法官阅览起诉书后,若有疑问,还可将两造传到法庭对质或交叉诘问。陈水扁一脚踢翻十八人供词的手段,既未见于法条明订,这就是在“造法”,他是何许人?有这等权力?

社会皆知,包括陈水扁在内的十八人,侦讯后都在笔录上签了名,过程且有录音录像,何来“串证”之说?何况,他们不是在检方侦讯就是在院方庭审时认罪或认错,多数人还向社会公开道歉。笔录若有假,他们为何不抗议?

陈水扁推翻所有当事人的供诉,症结在这些人供出他涉犯罪事证,更有人要求和扁、珍公开在法庭对质。他自知难逃法网,有如赌徒输钱掀桌,指称赌博规则对他不公,要照他的方法重新再赌。如是行径,和下三烂没两样了。

美财长盖特纳更通过《华尔街日报》发表署名文章,专门阐述调动私有部门参与处置金融机构有毒资产的种种考虑,希望以此为新计划赚足人气,吸引更多私有资金的介入。

除了这个姿势本身让女人看起来不够温柔文雅之外,还因为这个姿态会加重胸部负担导致乳房下垂。

绿营应了解,既有二次政党轮替,就一定会有三次政党轮替,时间等多久,则看彼此犯错多寡而定。蓝营也须知道,当家就要概括承受一切,民众绝不会只把帐挂在反对党身上。扁“政府”处理红衫军没出大乱子,马“政府”处理绿衫军可不能漏气。

因为泡沫从本质上说是一种社会心理学现象,因此天生难以控制。自金融危机以来的监管行动或许能抑制未来泡沫。但公众对泡沫的恐慌也可能加强心理传染,助长更加自我实现的预言。泡沫一词的一个问题是它创造了一幅扩张的肥皂泡心理情景,这个肥皂泡注定会突然地、不可逆转地破灭。但投机泡沫并没有那么容易结束;事实上,它们可能先因为故事的改变而收缩一定幅度,然后再度膨胀。

韩坚持从速解决慰安妇问题,归根到底是要求日方正视侵略,并以史为鉴,走和平发展之路。但安倍的“道歉”显然未能打消韩方疑虑。虽说出“道歉”,但可以肯定的是,安倍并未打算深刻反省历史,收回其“侵略未定论”,更无计划改变復活军国主义右翼路线。

文章认为,尽管是以压倒性胜利上台,但莫迪的新政府,仍是务必获得上议院的政治合作,他的人民党在上议院仍是少数党今年的报纸真难订。莫迪政府也须努力减少来自强大省份的阻力。这些政治束缚拖得愈久,愈有可能于成为莫迪日后的阻挠。因此,当务之急是一开始即强势推动政治合作,这也是莫迪推动经济复苏的必要条件。

解决“利益集团”的问题,不能通过解决几个人的问题,而是通过制度的变革才能更有效、更长久。只有政令全国化,才能摆脱“利益集团”的羁绊,才能为全国统一大市场创造一个公平的法制环境。

供词 赌徒 陈水扁

上一篇: 台湾经济日报:两岸经济何处去?

下一篇: 日本华报:安倍点燃日本“舆论内战”火苗

网友评论:

来自定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9

泪水和汗水的化学成分相似,但前者只能为你换来同情,后则却可以为你赢得成功。回复


来自麻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9

我喜欢做梦,因为梦可以替我完成一些我在现实中做不到的事。回复


来自武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9

我已经相信有些人我永远不必等,所以我明白在灯火阑珊处为什么会哭。回复


来自尚志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9

表面上看着如此光鲜,其实内心已经碎掉了。凡是能打动你的东西,它一定伤害得你也很深。比如爱情。回复


来自天长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9

你爱我,究竟是怎样的爱法?回复


来自襄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8

你爱我,究竟是怎样的爱法?回复


来自巴中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8

有得必有失:生就男儿身,便失去了女儿态;得到了成熟,就失去了天真;选择了某种职业的艰辛,却体会不到另一种职业的责任;拥有了喧嚣的城镇,就丧失了寂静的山村;有了安全的港湾,就没有求索的漂泊;想要小溪的清澈,就看不到大海的磅礴……回复


来自格尔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8

清醒了岂能再昏睡,觉知了岂能再愚昧,当华美的叶片落尽时,生命的脉络便曆曆可见。回复


来自张家界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我自以为的坚强,在重逢你的那一刻,如数瓦解。回复


来自乐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1-17

生命纯属偶然,所以每个生命都要依恋另一个生命,相依为命,结伴而行。 生命纯属偶然,所以每个生命都不属于另一个生命,像一阵风,无牵无挂。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