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乐生活】驴友频频遇难引发追问:户外运动的安全谁来保障


发布时间:2020-07-16 08:27:05 阅读量:145 作者:瀚天

张兢说,如果掌握了足够的理论知识,很多事故在事发前是可以避免的声乐生活。在四川的一次登山事故中,一位幸存者回忆:事发前五分钟他们听到了“轰隆”的响声,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队员们想前往看个究竟,结果遇上了山洪。“受过培训的就知道,在山里听到‘轰隆’的响声可能就是山洪爆发,他们浪费了五分钟的逃生时间。”张兢一再强调,户外运动并不是想玩儿就可以玩儿,一定的培训和理论知识都是必要的。“一些理论知识,总结起来不超过五千字,可是很多人不愿意花费一点时间去了解。理论知识是为了让那些户外运动者学会防范危险,争取逃生时间,这比在现场逃避危险更加重要。”

18名上海驴友自发组成的探险队在徒步穿越炉西峡时突然遭遇山洪,3名驴友和1名当地向导被大水冲走,3名驴友遇难;7月11日,重庆市主城区的34名驴友在万州区一峡谷遭遇山洪,14人遇难5人失踪;去年8月,广西南宁市23名“驴友”在大明山突遇山洪,其中8人被洪水冲走,3人不幸遇难

……。近年来,户外运动事故越来越频发的进入公众视野,如何保障户外运动的安全成为我们探讨的焦点。

“无知者无畏”的心态是最大安全隐患

张兢是头老驴,在他开的一家户外店里,经常会遇到一些毫无经验的驴友们叫嚣着“我们要征服大自然”,然后摩拳擦掌地向那些连专业人员都不敢去的地方进军。张兢好心,提醒他们有些地方很危险,要做好充足的准备。不过得到的答复经常是:“我们就是玩玩儿,不像你们那么专业。”听到这些话张兢有些无奈:“跟他们相比,我们才叫不专业。”

上海驴友遇难的事故发生以后,张兢到网上看到了他们出发前发的帖子,有一句话让张兢心里很不是滋味,帖子上写着:我们要征服炉西峡,征服“莫拉克”声乐生活。张兢说,很多人就是抱着“无知者无畏”的心态去“玩儿”户外运动,他们不知道大自然的脾气,纯粹是为了显摆自己,故意去那些一般人都不敢去的地方,这才导致了事故。

有着9年户外经验的张兢现在已经拿到了户外指导员的资格证,他也时常组织一些户外活动,但是在出发之前照例会开一个见面会,队友之间相互熟悉,然后由张兢来介绍在户外可能会遇到了一些困难,队员们的装备和穿的衣服都要经过他的“指点”后才放行。

因为理论知识的不足,一些驴友的自救能力很差,所以事故发生后就只能依靠外界的救援。“有一次,河南救援队参加一个救援活动准备返回,结果刚刚下了高速公路,又出现了一个事故,他们不得不再折回去。我们现在的救援总是亡羊补牢,只有在出了事故之后才想到救援。”张兢强调,救援不是万能的,掌握一定的救援知识学会自救才是关键所在。

志愿者之间缺乏协调导致贻救援不及时

和张兢一样,黄伟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驴,有着11年户外经验的他也是一名救援志愿者,大大小小的救援活动已经参加过不少。在黄伟的印象中,记忆最深刻的要数2008年在北京门头沟发生的一起户外事故。

2008年9月30日,61岁的地理老师任铁生到门头沟登山,随后与家人失去联系。10月1日晚上,任铁生的家人通过朋友的建议找到了专业户外网站请求援助。网友了解情况之后,将任铁生的失踪的消息发布在网上。

在网上得知消息后的当天,有16名网友来到任铁生失事的妙峰镇,并同当地的派出所和消防取得联系,开始搜救工作。在这期间,任铁生失事的帖子不断在网上被转载,越来越多的驴友开始关注这件事,到了10月3日上午十点,驴友第二次集结的时候,参加救援的人数已经增加至25人。

然而,人多并不意味着力量大,随着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参与其中,救援队伍之间的分歧开始越来越大。每支队伍都认为自己应该充当领头羊,各自为政的现象变得严重。

“最佳的救援时间就浪费在讨论路线的争吵中。”黄伟说起这件事时情绪有些激动,为了这次的救援活动,他们在山上守了整整十一天,却因为救援路线的严重错误而导致这次的搜救无果而终。尽管搜救的过程中曾有一些有经验的老驴友指出当时的方向是错误的,但是大多数人并没有采纳他们的意见。直到10月7日上午,大伙儿觉得不对劲儿,开始从另一个方向寻找,结果发现了任铁生遗留下的报纸和纸条。但是最佳的救援时间已经错过,根据驴友们的经验,失踪超过七天失事者生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救援队伍开始陆续撤退。

“去的人太多了,满山都是路径,很难分辨到底是救援人员的还是任铁生的声乐生活。”黄伟说,如果是有经验的驴友,根据一些踪迹极有可能找到失事者。但这一次的遗憾就在于,很多救援人员仅仅是凭着一腔热情,在经验上还欠缺一点。

法律在规范户外运动方面仍是空白

一些专业的户外探险人士指出,很多户外探险组织者的水平良莠不齐,野外组织异常涣散。看似探险游戏,实为以探险者人身安全向大自然挑战,无异于以卵击石。其次,没有形成专业紧密的探险团队,在探险之前也缺乏对峡谷隐藏危险的估计和勘测。城市游客缺乏野外知识技能,有的游客甚至穿着泳装探险,显然对于意外状况全无心理准备。

采访中,张兢讲了这样一件事情:在辽宁的一次滑雪事故中,团队中的一名驴友不慎摔下当场身亡,指导员辨认半天后庆幸地说:“幸好不是我们队里的人”。直到另外一名驴友发现死者正是和自己同一个团队的队友后,大家才慌了手脚。

“指导员和自己团队的成员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竟然相互都不认识,这是都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张兢指出,户外指导员的专业与否维系着整个户外团队人员的安危。中国目前的户外运动团队比较混乱,很多指导员甚至连他们自己的队员都不认识。假如在户外遇到意外,大家会一起帮忙克服,但这只是一种友谊上的关照,并没有责任要求。很多户外论坛的帖子在最后都附有“免责声明”,称队员在户外运动中遇到的一切事故由自己承担。“假如说现在整个国家有一万支户外队伍出发,我敢保证有90%以上的领队都是不专业。”张兢说。

“如果是我组织的活动,每个队员都必须参加事前的活动见面会,以问答的方式来解决队员的疑问。而且队员必须购买专业的户外保险。”张兢认为户外指导员的不专业也是造成事故的一个重要原因,国家应当设立法律规范,规定户外指导员应当对整个团队的安危负责。

2007年中国登山协会发布了《2007年度中国登山户外运动事故白皮书》,对一系列户外事故进行了梳理,并给出了安全建议:应加强登山户外运动俱乐部和相关机构的规范发展,使他们承担起安全组织群众参加登山户外运动的责任,为参与者提供良好的服务。

黄伟则认为,现在一些领队资格证书的颁发主要是由中国登山协会发放的高山领队证书,即便如此,拿到证书的领队水平也参差不齐。到目前为止,我们国家还没有一个关于领队资格的统一和权威的认证,这才导致很多没有资格的人可以随意在网上发帖组织户外运动,即便出了事故也不需要承担任何法律上的责任。所以只有通过法律监管,才能杜绝“责任真空”的现象,保障户外运动的安全。(李丹丹)

驴友 户外运动 山洪

上一篇: 美媒:音乐剧产业在中国还不成熟 人才缺失是主因

下一篇: 上海百年码头华丽转身 十六铺码头变身时尚地标

网友评论:

来自敦化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6

这是深藏于心底无法示人的温暖,而我,喜欢着这份疼痛的温柔,因为,有着幸福和快乐,真真切切,下了眉头,却上心头……回复


来自长沙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6

我尝奋我灵魂之精髓,以凝成一理想之明珠,涵之以热满之心血,朗照我深奥之灵府。回复


来自中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6

我白天在阳光下欢笑,夜晚在被窝里哭泣。回复


来自西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6

忘掉岁月,忘掉痛苦,忘掉你的坏,我们永不永不说再见。回复


来自韶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6

当你走完一段之后回头看,你会发现,那些真正能被记得的事真的是没有多少,真正无法忘记的人屈指可数,真正有趣的日子不过是那么一些,而真正需要害怕的也是寥寥无几。回复


来自唐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5

黑暗里想念焰彩,迷雾里思忖晴霞。回复


来自禹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5

爱的碎片填满我的记忆。眼泪就这样又一次不听话地滑落了脸颊。此刻,谁能温暖我的心扉?谁能带给我意外的惊喜?回复


来自宿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5

我想送给你那一朵握紧在手里的花,还不够完成一个童话,所以看着你浅笑安然,匆匆走过有我的年华。回复


来自咸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4

岁月,像一位艺术大师,雕刻着你的青春,渐渐地雕出你的美丽,显露出与众不同的魅力,那一笑一颦牵动着谁的心。回复


来自咸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4

人生的终点是死,是空无,在终点找不到意义。于是我们只好说:意义在于过程。可是,当过程也背叛我们的时候,我们又把眼光投向终点,安慰自己说:既然结局一样,何必在乎过程。回复


热门专题